董国建 “越老越妖”的中国马拉松一哥

董国建 “越老越妖”的中国马拉松一哥

2019年下半年,32岁的中国马拉松“一哥”董国建突然爆发,接连在柏林、广州跑出中国马拉松历史第二、第四好成绩,轻松达标东京奥运会。其中,他在柏林马拉松跑出的2小时08分28秒,距离任龙云2007年创造的全国纪录只差13秒。不出意外,“越老越妖”的董国建将连续第3次参加奥运会,他期待继续创造中国男子马拉松的历史。日前,董国建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,他说:“这(东京奥运会)可能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了,尽量冲击前八,不想留下遗憾。”

状态

受新人冲击 下半年大爆发

新京报:12月初刚在广州马拉松跑出了2小时9分,这是中国马拉松历史第四好成绩,赛前有想到吗?

董国建:完全没有想到。9月底比完柏林马拉松后,我就一直在调整状态,因为也上了年纪,恢复起来肯定不如年轻运动员。11月开始冬训后,广马其实是当训练课来跑跑,没想到能出好成绩。

新京报:是不是也和成功达标奥运会有一定关系,柏林马拉松后,训练、参赛的心态都比较放松,利于出成绩?

董国建:对,因为在柏林跑出那么好的成绩,自信心有了很大提升。所以在其他的比赛中,也能够以平常心对待了,训练和比赛中的状态也更稳定。

新京报:谈谈柏林马拉松那场比赛吧,不仅达标奥运会,最终成绩与全国纪录也只差13秒,这结果在预料之中吗?

董国建:当时确实是奔着达标去的,虽然在肯尼亚训练时候状态不错,但赛前出了些小问题,想着能够达到奥运会参赛标准就很满足了。东京奥运会的达标线2小时11分30秒,比赛期间,我和彭建华一直跟着第二集团的“兔子”(配速员),他们的水平是2小时05分到06分之间。

第三集团的“兔子”水平在2小时11分左右,考虑到我们自身的情况,后程可能掉速,如果跟着第三集团可能无法达标,所以一直紧跟第二集团。半程过后,觉得当天的成绩不错,达标基本没问题了,后半程就是尽量冲击好成绩。

新京报:其实赛季初的状态没有那么好,厦门马拉松、徐州马拉松先后输给了李子成、多布杰,为何下半年突然爆发了?

董国建:这几年,虽然我的成绩比较稳定,但是缺少外部的竞争。潜意识里也有一种想法,觉得中国运动员上年纪后很难再突破,像徐州马拉松,我就是以比较稳的心态参赛,没想到多布杰跑那么好。虽然那次比赛的2小时12分09秒是我当时生涯第二好成绩,但还是感觉非常遗憾。年轻运动员的出现和提高,于我而言既是压力也是动力。

探因

外训收获大 取经基普乔格

新京报:今年夏天到肯尼亚外训,紧接着在柏林跑出好成绩,在那里收获大吗?

董国建:因为一直和基普乔格的团队训练,有不少高水平的运动员,确实提高了很多。

新京报:和基普乔格本人的交集多吗,他有没有向中国的运动员传授一些诀窍,或者分享一些经验?

董国建:跟他本人的沟通相对较少,不过和他的教练帕特里克·桑沟通很多,我们的训练内容都是教练安排,大家一起训练。教练经常和我们交流,每次训练之后,教练都会对每个人的训练总结和评价,也会指出一些问题和不足。

新京报:不少跑友认为,你和基普乔格有些相似,都是越老越妖。中国跑友视你为偶像,你有偶像吗?

董国建:当然是基普乔格,他这几年的表现确实给我很大激励。包括贝克勒,今年柏林马拉松,我和他同场竞技,贝克勒差点破掉基普乔格的世界纪录。他们那么大年龄还在坚持,给我非常大的触动。

新京报:你有过多年的世界大赛参赛经历,这两年又经常外训,觉得中国男子马拉松未来能够跻身世界一流水平吗?

董国建:还是有很大希望吧。现在中国的年轻运动员越来越出色,马拉松的基数也慢慢上来了,基数越高,顶尖的运动员会越来越多,希望年轻运动员多坚持一下,把中国马拉松的整体水平提高上来。

目标

东京争前八 不想留下遗憾

新京报:今年的冬训计划是怎么安排的,过段时间还会去肯尼亚外训吗?

董国建:去非洲外训的具体日程还在等通知,没有完全确定,如果来得及,可能会参加明年1月初的厦门马拉松,还是以赛代练。备战重点当然是明年3月份的徐州马拉松,也是奥运会选拔赛。

新京报:截至目前,达标的只有你和多布杰、彭建华3人,两人可以参加奥运会,对届时的选拔赛有没有信心?

董国建:我是非常有信心的。可能到了一定高度之后,对身体的调整以及对比赛的把控,都变得自信了。

新京报:不出意外,明年是你连续第三届参加奥运会了,前两届分别是第54名、第29名。中国男子选手奥运会的最好名次是第25名,明年定了什么目标?

董国建: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了,尽量冲击前八,不想留下遗憾。如果有可能,争取更好的成绩和名次。

新京报:日本男子马拉松的整体水平一直高于我们,这次他们又是东道主,对明年的中日对决有信心吗?

董国建:作为东道主,他们有优势,但压力也比我们大。我希望调整好状态,发挥出最好的竞技水平,去挑战他们的成绩和名次。我个人觉得没问题,有信心在比赛中压过他们。

新京报:由于担心高温天气,东京奥组委已经将比赛场地从东京改为札幌,你会担心届时的天气吗?

董国建:我觉得还好,国内很多比赛的天气也不是很好。不管是天气还是比赛路线,大家都是在同等条件下比赛,对所有人都公平,虽然挑战不小,但我会尽量把握好机会,争取将影响降到最低。

大赛表现

2010年亚运会 2小时14分 第4名

2011年世锦赛 2小时15分45秒 第14名

2012年奥运会 2小时20分29秒 第54名

2016年奥运会 2小时15分32秒 第29名

2017年全运会 2小时18分44秒 冠军

2018年亚运会 2小时23分55秒 第7名

2019年柏林马拉松 2小时08分28秒(个人最好成绩)

2019年广州马拉松 2小时09分00秒(个人第二好成绩)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